田汉基金会官方网站 登记机关: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业务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
中国田汉基金会 > 纪念与研究

纪念与研究

田汉撰文研究如何击沉“出云”舰

2020/8/23 15:28:52   来源:南杰文化   编辑:编 辑:吴一鸣



1916年,田汉东渡日本求学。开始他曾想学海军,认为甲午战争中中国海军败得太惨,对潜艇也很感兴趣,经常请教一些海军人员。他虽然热衷于戏剧艺术,但对军事也是情有独钟。“九一八事变”后,他的戏剧、电影、诗词等创作和文论在整体上转向民族抗战,不少作品涉及军事。淞沪抗战开始后,他曾目睹中国空军飞机攻击“出云”舰,对未能击沉该舰甚为遗憾。这篇文章,是他在得知中国军舰“肇和”号在珠江口被日机击沉后,挑灯一夜写出来的,发表在1937年10月2日《救亡日报》头版,受到海军专家的重视。本文根据《田汉全集》十八卷文本刊出。


应如何轰击“出云”舰


▲抗战时期的田汉


阅报知我“肇和”军舰受敌机之轰炸,沉没于珠江口。在中国贫弱的海军中,“肇和”亦为舰龄较老,实力较厚之舰,此次之被轰沉,实为“飞鹰”以后极不幸之事。所可悲者,“飞鹰”做了内战的牺牲品,而“肇和”却丧失于神圣的国防前线。在此次抗战胜利之后,中国海军必有一番新的气象。相信在那时候必有更强大的“肇和第二世”出现,像欧战时德舰“爱姆登”号沉没后又有着“爱姆登”二世三世一样!


在“肇和”被轰沉后的第三日,泊于浦江指挥罪恶战争的敌第三舰队旗舰“出云”号,第二次遭受我“特种爆作物”之袭击,惜乎格于电网,仅伤及该舰尾部,未能制其死命以为我“肇和”复仇,实为莫大之恨事。我疑心这仍是由于我们疏于知彼。


▲1937年,田汉到淞沪战场慰问前线将士并将缴获的日军信札翻译后分类研究


按“出云”舰在日本舰队中是早应退伍的旧舰,于明治三十一年(一八九八)起工于英国,竣工于明治三十三年(一九〇〇),恰当我戊戌庚子之际,舰龄与我“海圻”、“海琛”、“海容”、“海筹”相当,且与我“海圻”同为装备八炮之一等巡洋舰,不过“海圻”排水量较小,主炮亦少两门而已。但“海圻”有万不及“出云”处,是它潦倒中国海四十年来碌碌无所建树,而“出云”却遭遇时会,立过许多赫赫的战功。在一九四年的日俄战争中,“出云”与“吾妻”、“浅间”、“八云”、“常磐”、“磐手”,同为东乡平八郎麾下日本联合舰队第二舰队之主力,且为第二舰队司令官上村(彦之丞)中将的旗舰(当时舰长为伊地知季珍大佐)。开战之始曾参加旅顺围攻战,旋调赴朝鲜海峡以备海参崴方面之俄舰,蔚山湾之役曾击沉俄舰“琉克”号,至第二年五月二十七日,“出云”仍以上村舰队旗舰参加有名的日本海大海战!


一九一四年世界大战爆发,“出云”适在墨西哥沿岸保护日侨,即与“浅间”诸舰被派为遣美支队,及日本参战,“出云”又被调赴地中海为日本第二特务舰队之旗舰。一九一八年停战,日本分捕得德国潜艇七艘,即由“出云”押送返日。后以舰龄就衰,退为练习舰,曾航行世界两周。至一九二一年,“出云”与“吾妻”、“八云”、“磐手”、“对马”等编入“海防舰”群,以至今日。


“出云”号积极参加侵略中国的战争从一九三年九·一八事件起。那时它在日本第二遣外舰队司令官津田中将的指挥下,活动于青岛一带。至翌年一·二八上海战争爆发,“出云”遂被派为专以侵华为任务的日本第三舰队的旗舰。野村、盐泽皆曾乘坐此舰,泊在黄浦江日领馆旁,指挥对于闸北居民的烧杀与我产业与文化的破坏,于是它的三烟囱、两炮塔的姿态,在我民众的心目中,永为憎恶与仇恨之对象。一·二八战役中,中国民众即曾有以鱼雷破坏该舰之企图,不幸未中。至此次八·一三上海事变,“出云”重为日本第三舰队之旗舰,在长谷川司令官的指挥下,重向我华中门户进攻。“出云”与中国所结的仇恨可谓不浅,因而以一切力量歼灭这多年的死敌,也成了我们迫切的任务。


▲日本出云号巡洋舰(网络照片)


南京各报关于敌舰常有误载。如最近日舰“长门”、“陆奥”驶抵淞口,“金刚”、“榛名”继至。中央社专电称“长门”级(三万三千吨)日仅有四艘,“金刚”级(二万七千吨)仅有八艘。若然,则日本当有主力舰十二艘,而“遮德兰后型”的新式无畏舰且超过英美(新式战舰英只“纳尔逊”级两艘,美亦只“西韦几尼亚”级三艘)。实则日只有主力舰共九艘(“比睿”退为练习舰),新式战舰只“长门”、“陆奥”两艘(《文摘》战时周刊转载拙文《“长门”及其它》亦有误注为四艘),其它改装战舰七艘而已。关于“出云”亦多误记。有把它当作敌之战舰者。查“出云”基准排水量九千七百三十三吨,在日俄战争时诚为其装甲巡洋舰中“数一数二的大战舰”。因其最大的姊妹舰“磐手”(九千七百七十三吨),只比“出云”多四十吨[1]至于“浅间”(九千七百吨)实略小于“出云”。又在日俄战争时,日本“三笠”以下诸战舰速力同为十八节,或略多于十八节。一等巡洋战舰“吾妻”、“八云”,同为二十节,“浅间”为二十节又二分之一,“出云”与“磐手”为二十节又四分之三(《大夏晚报》久哉君所称每小时十六海里,非是),“常磐”最快为二十一节又二分之一,比甲午战时已有飞速进步,但在今日无畏式战舰速力增至二十三节,一等巡洋舰速力增至三十三节,二十节级的“出云”当然落伍了。


“出云”的武装为二十生的(八)炮二联装前后共四门(新的一等巡洋舰有八炮八门至十门),十五生的炮十四门,八生的炮四门,八生的高射炮一门(目前为防御我空军袭击,当然添装多数高射炮或高射机关枪),鱼雷发射管两基。“出云”装甲(克鲁伯制)最厚处为司令塔之十四吋,其次水线带甲七吋,炮塔及炮廓六吋,因其为老式舰,其防御甲板装甲较薄,仅二英半。我们知道防御甲板装甲过薄,在现代海战实为最大弱点。英德遮德兰海战,英战舰“玛利皇后”号与“不屈”号之被击沉,即缘轻视防空,甲板装甲过薄,不堪德军十一炮与飞机炸弹之攻击。况“出云”甲板装甲又薄于“不屈”号,我们空军与炮兵若看准敌舰这一弱点,不断地加以舰面攻击,“出云”必能如摧枯拉朽。


“肇和”被击沉五日了。战斗的中国知道怎样复仇,那就是以轰炸还轰炸。“出云”这样的旧式的中级舰若不能使它归于永远的沉默,我们怎样对付其它新式巨舰?我们几次对于“出云”的袭击,都只伤及它的尾部。这在破坏其运动力当然有相当效果。而以弱势兵力攻击强大敌舰,当运用日东乡元帅之教训。甲午战争中,东乡任日巡洋舰“浪速”舰长,与我战舰“镇远”遇,我舰炮射程、口径皆遥大于“浪速”,装甲亦厚,“浪速”无法伤之,乃冒我炮火开足速力冲近“镇远”,及达“浪速”舰炮有效射程(三千米),即集中炮火于“镇远”司令塔。“镇远”颇受破坏。后东乡在与其将士教令中曾云,勿以舰小力弱而自馁,射程不够则可驶近我射程内射击之,且破坏其指挥部。我们对于“出云”号以及全日本侵华舰队,都应这样。即迫近敌人,集中火力于指挥部,及其最弱之点,必能收伟大的战果。


▲《救亡日报》头版刊登本文






[1]此处各舰排水量及其相互之比较,原刊本如此。——编者






基金会动态

走近田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