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汉基金会官方网站 登记机关: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业务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
中国田汉基金会 > 走近田汉 > 生活故事

走近田汉

欧阳予倩、田汉、瞿白音、熊佛西等与西南剧展

2018/10/11 15:25:13   来源:南杰文化 5月22日   编辑:晓维

   1944年2月15日到5月19日,欧阳予倩、田汉、瞿白音、熊佛西等人以进步戏剧团体和戏剧工作者为骨干,在中共南方局领导支持下,团结联合其他艺术团体、广西国民党上层人士和社会各界力量,在广西桂林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蜚声中外、以民族抗战精神为核心的“西南第一次戏剧展览会”,在漓江之滨鼓动起了民族的怒吼。


参加西南剧展开幕时全体戏剧工作者的合影

 

这次戏剧展览会持续94天,参加剧展的有来自西南五省的团队33个,戏剧工作者一千余人。演出各种剧目79个(歌舞、杂技、魔术等节目未计入),共演出179场,观众总数超过10万人。剧展规模之大,参加人数之多,展出内容之丰富,经历时间之长,在中国戏剧史上实为罕见。

 

背景

 

1937年7月全面抗战开始后,华东、华北国土相继沦陷。面对日本的侵略,文化工作者积极开展抗日救亡戏剧运动,出现了空前繁荣的局面。1937年12月31日,中华全国戏剧界抗敌协会在汉口成立。

 

为适应全面抗战的需要,借鉴北伐战争和共产党政治工作经验,加强军队政治工作和抗战宣传动员,国民党政府于1938年2月恢复了政治部建制,称“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政治部部长由国民党将领陈诚担任,副部长由共产党领导人周恩来和第三党人士黄琪翔担任。政治部下设一、二、三厅、总务厅、秘书处和设计委员会等部门。


   

1938年武汉,军委会政治部第三厅部分人员。

前排左四周恩来、左五郭沫若、右一田汉、右二洪深、右五杜国庠;后排右四邓颖超

 


1938年4月1日第三厅成立,分管面向全国的民众动员、艺术宣传和对敌宣传等工作。三厅在政治部周恩来副部长领导下,由郭沫若任厅长、阳翰笙任厅长办公室主任秘书,胡愈之任五处处长,田汉任六处处长,范寿康任七处处长,其中六处负责艺术宣传工作。在周恩来领导下,由郭沫若主持的政治部第三厅大力推动戏剧运动,以上海救亡演剧队为基础,组成了十个演剧队、四个宣传队和一个孩子剧团,后来成为西南剧展的骨干力量。其中许多参加者既是抗战戏剧的骨干,也是后来新中国话剧的支柱成员。


田汉(二排右四)与来桂林参加西南剧展的演剧九队队员合影

 

1938年10月,武汉、广州沦陷,大批爱国进步文化人由华北、华东、华南等地撤到桂林,开展抗日宣传教育、新闻出版、戏剧与音乐演出、美术展览、文学创作等抗日文化活动,一时形成群英荟萃的空前盛况。此时的桂林被誉为桂林文化城,一直持续到1944年9月湘桂大撤退。

 

1944年2月至5月,桂林。此时正值抗日战争处于相持阶段后期,日军仍对华南地区发动进攻,同时与中国军队在缅甸激战。此时,在处于西南地区的桂林举办了“西南第一届戏剧展览会(简称西南剧展),风靡了全中国乃至全世界,为中国的戏剧运动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为中国戏剧事业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筹划

 

由于徐悲鸿在重庆成立了美术学院,欧阳予倩接手了徐悲鸿在桂林的广西艺术馆。在他的倡导下,1940年3月3日,成立了“广西省立艺术馆”,设有戏剧部、美术部和音乐部。欧阳予倩任馆长兼戏剧部主任,并在戏剧部附设了实验话剧团。“广西省立艺术馆”成为当时西南抗战文化活动的重要阵地,也是后来举办西南剧展的基础设施。

 

欧阳予倩于1942年向广西省当局申请兴建新的广西艺术馆。广西省长黄旭初觉得这个想法好,但财政拮据拿不出钱。欧阳予倩决定自己筹建,文艺界人士也都表示支持。新的广西省立艺术馆在1943年下半年破土动工,至当年12月土建工程基本完成,1944年2月落成,被誉为“中国第一个伟大的戏剧建筑物”。


1940年,欧阳予倩(台阶上二排左二)

与广西艺术馆成员合影


欧阳予倩和夫人刘问秋在广西艺术馆建筑工地


广西省立艺术馆

 

1943年冬天,在抗日战争后方的国统区,进步戏剧运动处在艰难困苦的环境中。为了开展抗日、进步的戏剧活动,建立一块抗日的文化阵地,进步的戏剧工作者们把目光投向了桂林。“草木无情,为什么落了丹枫?像飘零的儿女,悄悄地随着秋风。相思河畔,为什么又有漓江?夹着两行清泪,脉脉地流向湘东。”这是田汉在桂林所作《秋声赋》一剧中《落叶之歌》的诗句,也意味着漓湘交汇之处的桂林正涌动着民族之音。


欧阳予倩筹建的桂剧院

 

为检查总结抗战以来戏剧运动的成绩和经验,加强团结,扩大抗日统一战线,增强抗战信心,时任广西省立艺术馆馆长的欧阳予倩、公开身份为军委会政治部三厅艺术处长和文化工作委员会领导成员的田汉,新中国剧社理事长瞿白音(电影评论家,左翼戏剧家联盟南京分盟负责人),戏剧教育家、剧作家熊佛西提出了为迎接二月十五号的戏剧节和广西艺术馆新厦落成,以广西省立艺术馆和新中国剧社为骨干,邀请南方和西南相关省的文艺力量参加,在桂林举办西南剧展的倡议。


欧阳予倩


田汉


瞿白音


熊佛西


 

1943年深秋,欧阳予倩与田汉、熊佛西、瞿白音、夏衍等商量,想趁广西省立艺术馆剧场落地时,邀请邻近的演出团队来新剧场演出,互相学习。对此田汉等人很赞成,他提出剧展的范围要扩大一些,要多团结些人。此事得到了以周恩来任书记的南方局的支持。


1944年欧阳予倩与夫人刘问秋、女儿欧阳敬如在桂林

 

1943年11月,成立了由欧阳予倩、田汉、熊佛西、瞿白音、丁西林等35人组成的大会筹备委员会,欧阳予倩任筹委会主任。为了便于在国统区开展抗日救国戏剧运动,需要得到各方面、特别是国民党在广西上层人物的支持。


黄旭初

 

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和国共合作的背景下,筹委会聘请了广西省政府主席黄旭初担任大会会长,并以黄的名义邀请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桂林办公厅主任李济深、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以及白崇禧、陈诚、蒋经国等国民党上层人物担任大会名誉会长或指导长,以使剧展能够减少阻力,顺利举行。这些国民党上层人物,一方面与进步戏剧工作者有理念上的差异;另一方面在抗日救国方面存在共同诉求,加上有国共合作的背景和内部矛盾,使双方在西南剧展问题上达成一致成为可能。


李济深

 

请李济深做西南剧展名誉会长,减少了许多阻力。他参观了资料展览,并捐赠了两万块钱。当时的广西省长黄旭初为西南剧展免了税,并拿出十万元以示支持。为了邀请西南八省的戏剧工作者参加,也是由黄旭初出面发出邀请,其他战区才表示愿意参加(六战区司令长官陈诚和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态度消极不同意派人参加)。从国民党内部关系看,黄旭初是李宗仁、白崇禧最亲近的人物,是桂系的谋士,是当时广西省政府的负责人,在道义上拥护抗日。如夏衍所说:那个时候广西有些进步力量,对我们是有帮助的。

 

中共南方局书记周恩来的联络员、四战区特别支部领导人左洪涛,以当时四战司令长官(四战区司令部住桂林)张发奎上校秘书的公开身份,积极做张发奎的工作,请他也担任了西南剧展名誉会长。


左洪涛

 

在抗日战争相持阶段,西南剧展的组织面临十分困难的条件。原中央实验话剧院副院长、原剧宣九队队长吕复说:“当时大会基本上是自筹经费,各团队更是自筹经费了。真是艰苦奋斗,节衣缩食,克服了困难,冲破了阻力,终于斗志昂扬,兴致勃勃地欢聚桂林。大家来互相切磋,互相观摩,互相学习,是很不容易的,不知克服了多少艰难险阻”,“我和全队想尽办法才在剧展开幕后第七天赶到桂林。当时来自各省的兄弟团队在我们列队进场的时候,热烈鼓掌欢迎,祝贺我们冲破险阻来参加这个盛会。这样诚挚的友谊,使我们感动得流下了眼泪。”

 

田汉和胞弟田洪,推着独轮车,拉着年迈的老母亲和幼小的女儿田野,从湖南南岳徒步跋涉到桂林。老人们回忆,在桂林,田汉一家常过着清苦的生活,断粮断炊是常有的事,有时还靠女儿打野菜掺到饭中充饥。田汉在桂林住的屋子向西,经常遭到风雨袭击,只好用席子挡风雨。即便在如此艰难的生活条件下,他依然关心和照顾穷朋友,自己却不知疲倦地、夜以继日地工作着。

 

原西南剧展招待部主任蒋柯夫回忆说:那时候搞戏的能吃饱饭已属不易了。剧展在早春二月举行,那时桂林阴雨连绵,相当寒冷。他只穿一身灰色单布学生装,脚上穿了双又大又旧的老棉鞋,上下极不协调。剧展秘书长瞿白音看他穿得不象样,便说:“你是招待部主任,总要象样点儿呀!”他说身边一个钱也没有,无法象样!为了开展工作,他对瞿白音说:“我们招待部能不能给一点活动的经费?”瞿白音回答说:“我哪来的钱给你?没有钱!”其后田汉曾有“爷有新诗不救贫”,“千古伤心文化人”的诗句。即便如此,瞿白音在会歌中写道:“忍着饥,耐着寒,倍历创伤;流过汗,流过血,还有死亡!为的是:团结奋起;为的是:自由解放!八年的时光,我们看见了胜利的光芒。”

 

开幕

 

1944年2月15日下午3时,西南戏剧展览会在广西省立艺术馆的新剧场(今解放西路)隆重开幕。广西省政府委员兼教育厅长黄朴心代表黄旭初致开幕词,欧阳予倩报告展览会的筹备经过,国民党中央文化运动委员会主任委员兼全国剧协主任常务理事张道藩致辞。


广西省立艺术馆新貌

 

剧展筹委主任欧阳予倩报告了这次剧展的意义和筹备经过,总结了筹备剧展与筹建艺术馆的过程和经验。谈到抗战七年,他指出:“戏剧工作者们,尽管经常为贫病和不利的社会环境所折磨,但仍然是不断努力,为抗战救亡而奋斗。”他还说:“西南剧展的举行,是为了让大家有相互切磋,相互观摩,相互讨论的机会,而这一愿望恰恰是广大戏剧工作者的共同要求,希望大家珍惜这个得来不易的机会,共同努力把大会开好。”

 

筹备委员田汉在讲话中回顾了抗战七年戏剧工作者艰苦奋斗和英勇牺牲的史实,指出戏剧工作者无论在前线还是后方,七年来都在为国家民族流汗、受苦,直至流血牺牲,贡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中国戏剧家协会书记处原书记杜高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他沉痛地掏出一份名单,悼念在抗战中牺牲的戏剧工作者;他激昂慷慨地颂扬戏剧工作者吃苦耐劳的精神和对抗日救亡运动的贡献;他大声呼吁政府应爱护戏剧工作者,支持戏剧工作!他的讲话使众多在场的剧人流下热泪。”他还称颂欧阳予倩的傻劲可佩,指出“戏剧工作者是一批大傻子,假使没有这批傻子,便没有今天这个局面”。他希望“到会的戏剧工作者发扬自我批评、自我教育的精神,加强团结,从点的战斗发展为面的战斗”。到会的戏剧工作者感到非常亲切和深受鼓舞。

 

熊佛西、李文钊、瞿白音、赵如琳、陈劭先、千家驹等和来自广东、湖南、广西、江西、云南等省的32个文艺团队,近千人参加了大会。这次西南戏剧展览会主要包括各团、队的戏剧演出、戏剧工作者大会和戏剧资料展览三个部分。

 

这次盛大的戏剧展览之所以能够组织起来,广西政协原副主席、西南剧展十人剧评小组成员秦似认为:在组织领导方面,主要是发挥戏剧界像田老、欧阳老和熊佛老这样有威望、有影响力的艺术家的作用。他们三位是当时桂林戏剧界三巨头。领导西南剧展这样大型文化活动,社会上的力量、文化界的力量都要动员起来。



 

1.戏剧演出展览

 

2月16日至5月19日,举行了戏剧演出展览。广西、湖南、江西、广东 4省的28个文艺团队参加了演出。演出的中国话剧有16个,外国话剧7个,“五四”以来优秀话剧6个,活报剧5个,歌剧1个,平剧31个,桂剧8个,木偶戏5个,民族歌舞14个,马戏9个,魔术10个。剧展推出的戏剧在内容和形式上都是丰富多彩的。



 

戏剧展览期间,广西戏剧改进桂剧实验剧团演出了欧阳予倩编导的《木兰从军》;桂剧学校演出了《人面桃花》;广西艺术馆话剧实验剧团演出了他编导的话剧《旧家》和《屏风后》;广东省立艺专以粤语演出了欧阳予倩翻译的法国作家福墅洼的三幕名剧《油漆未干》;柳州四维平剧团演出了他编导的《梁红玉》。西南剧展演出的田汉作品,有新中国剧社演出的话剧《湖上的悲剧》、四维平剧团演出的《名优之死》、《江汉渔歌》、田汉翻译的日本菊池宽早期剧作《父归》等。其中《木兰从军》、《人面桃花》和《江汉渔歌》的思想性、艺术性都受到观众称赞,演出效果很好。


田汉的话剧《名优之死》



 由广西师范大学演出的欧阳予倩话剧《旧家》现代版

剧展期间,演出了包括夏衍的《戏剧春秋》、《法西斯细菌》、《愁城记》、《水乡吟》;曹禺改编的《家》和创作的《日出》、《蜕变》;吕复的《胜利进行曲》;阳翰笙的《塞上风云》、《两面人》、《天国春秋》;冼群的《飞花曲》;于伶的《杏花春雨江南》、宋之的的《鞭》;王震之编剧、冼星海作曲的歌剧《军民进行曲》等中国戏剧作品。还演出了包括瞿白音导演的《大雷雨》、《百胜将军》、《钦差大臣》;黄若海等导演的《茶花女》;吴华俊导演用英语演出的《皮革马林》等外国作品。所有这些,反映了中国戏剧工作者在艰苦战争环境的抗战戏剧运动中取得的突出成绩。演出期间,大会还组织了以田汉为首的10人评论团,观看演出、组织座谈,对会演进行观摩指导,并写出评论文章。


夏衍的话剧《法西斯细菌》


夏衍主编的《救亡日报》桂林版

 

据老人们回忆,从剧目上看当时是以抗日话剧为中心,扩大统一战线,团结不同的剧种,走上爱国主义的演剧道路,使各种各样、不同觉悟程度的人,都围绕抗日这个核心团结起来。从艺术上看,也不再像“草台班子”那样直接喊,而是要求在生活上有深度,在艺术上有高度,要能够感动人。

 

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员,原西南剧展筹备委员叶子说:我在桂林期间,演过八出话剧。其中有在《梅罗香》中加进了抗战内容改编成的《新梅罗香》、曹禺的《北京人》这两个戏,是熊佛西导演的。阿英的《明末遗恨》是焦菊隐导演的。阳翰笙的《天国春秋》、老舍的《国家至上》、于伶的《长夜行》,是欧阳老导演的。……欧阳老有丰富的话剧与京剧表演经验。他排戏时,对演员的一招一式都给予细心指点。跟他排戏,是难得的学习机会,所受教益非浅,使我在演剧生活中得以成长。


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员叶子,当时在《茶花女》一剧中饰演女主角玛格丽特


曹禺的话剧《日出》

 

为动员文艺界的抗日力量,西南剧展不仅邀请了话剧、评剧、桂剧等剧种的剧团参加,还邀请了像周氏兄弟马戏团这样的民间团体参加。中国杂技艺术家协会广西分会主席、原周氏兄弟马戏团副团长周云鹏回忆说,西南剧展结束后,田老给我们题了四个字:“龙马精神”;欧阳老则给我们题了一首诗:“兄弟竟技渡关山,不畏风波世路难;正是国家多难日,健儿身手岂能闲。”

 

《西南剧展》时在广西艺术馆演出的情况


2.戏剧工作者大会

 

3月1日至 3月17日,大会举行了戏剧工作者大会。3月1日上午,在艺术馆新剧场的进口处,有一块横幅大字标语,上面写着“艰苦忠勤的戏剧工作同志到这里来!”大会产生了由黄旭初、欧阳予倩、田汉、瞿白音、熊佛西、赵如琳、向培良、黄朴心、孟君谋组成的主席团。论文审查委员会和提案委员会分别由田汉和赵越负责。

 

欧阳予倩编导的桂剧《木兰从军》


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员朱琳当时参加了新中国剧社《大雷雨》和《钦差大臣》的演出


欧阳予倩在专题报告《中国话剧运动史》中,回顾了中国话剧的发展历程。他从光绪三十年左右,中国在日本东京的留学生组织“春柳社”演出《茶花女》谈起,经过文明戏阶段,到“五四”运动之后,介绍了易卜生的社会剧进入中国,到田汉等人组织“南国剧社”演出《咖啡店之一夜》,一直讲到“八一三”抗战爆发。那时,以上海的戏剧工作者为主,分别组成12个演剧队,由著名戏剧家洪深、应云卫等领队,出发到前线去从事抗战救亡宣传工作止。他对中国当代话剧运动的历史作了比较完整的介绍,这对当时一大批青年戏剧工作者来说很有启发和教益。另外,他还作了《我所知道的几种演出方法》的报告。

 

                 

田汉的话剧《江汉渔歌》


田汉在《当前的客观形势与戏剧工作者的新任务》报告中,一是谈了学习问题。强调加强集体学习,以社会作学校,适宜调节学习环境,以给前方更好的精神食粮。二是谈了工作态度问题。强调台上台下的统一,即台上的风格和台下的做人要统一。他说:“好好地注意做人,在今日是很重要的。只有好的人,才能演好的戏。树立剧人新道德,不是一个迂阔的唯心问题,而是由于客观现实的要求,也是把戏剧和政治结合起来的必要条件。”三是谈了表演方法问题。他认为与文艺发展相同,抗战戏剧初期是内容多于形式,……后来内容贫乏,形式主义抬头。我们反对形式主义并不是取消抗战初期的演剧效果,而恰恰是努力使戏剧的内容更充实深刻的课题,就是我时常说的“招魂”运动。艺术结晶于生活而不等于生活,他们是统一的,但非同一的。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这对我们戏剧工作者是至理名言。

 

田汉(右一)、熊佛西(右二)、叶子(左二)、安娥(左一)在桂林


熊佛西在工作


熊佛西的《戏剧大众问题》、张客的《演剧队的作风》、赵如琳的《新中国艺术体系的建立问题》等专题报告,也从不同角度探讨了中国话剧的现状和发展方向。大会交流了经验,确定了深入群众,坚持抗战的基本方针,给与会者以很大的启发。大会还就“戏剧运动路线”问题、“如何创造民族歌剧”问题、“改革旧剧”问题,先后举行了5次座谈会,通过了36项提案,并做出了成立中华全国戏剧界抗敌协会西南分支及通过《剧人公约》两项决议。

 

3.戏剧资料展览

 

戏剧资料展览是西南剧展的又一项重要活动,主要负责人有孟超、许之乔、洪道、秦似。3月17日下午在艺术馆画廊正式展出,4月6日结束。实际展览为19天,观众近3万7千人次。


剧宣四队演出曹禺的话剧《蜕变》

 

展览资料:有团队历史、统计图表、舞台模型、舞台画片、戏剧照片、戏剧脸谱、人物模型、剧作家手札原稿、说明书、世界各国戏剧门票等。参加展出的团队有22个,展出各团队文献资料375件,剧照、剧作家像205张,统计图表65张,舞台模型62座,舞台设计图64张,平剧脸谱163件,剧作家原稿、手札25件,平剧、桂剧孤本79册,总计达1000余件,珍贵新颖,丰富多彩。(见《桂林抗战文化史》)

 

第一部分是戏剧运动历史资料。这一部分包括有“历史的痕迹”和“辛勤的耕耘者”两项。

 

“历史的痕迹”从纵的方面展现了中国话剧运动的发展过程,从最早的“春柳社”起,经民国初年的文明戏,到最初的职业剧团戏剧协会,再到“南国社”,经20世纪30年代的上海艺术剧社、大道剧社、上海业余剧人协会以及抗敌、救亡演剧队等。


田汉(左一)与夏衍(右三)等人在一起

 

“辛勤的耕耘者”陈列了欧阳予倩、田汉、熊佛西、洪深、夏衍等老一辈戏剧工作者的生活照片、手札、原稿以及有关资料,向观众介绍了这些剧坛奠基人的艰苦创业精神。这些人物近半生从事剧运的历史,其本身也就是一部中国近现代戏剧史。

 

第二部分是各团队的资料展览。参加展览的有剧宣四队、剧宣七队、剧宣九队、新中国剧社、广西省立艺术馆、广东艺术专科学校、桂剧学校、桂林四维平剧社、广西大学青年剧社、中山大学剧团、衡阳社会剧团、七战区艺宣大队、周氏兄弟马戏团等十多个单位。各团队所送展览资料反映了各团队诞生和成长的历程,反映了戏剧工作者在战争的环境里,在物质条件极端困难的情况下顽强战斗的精神。


剧宣五队合影


西南剧展《草木皆兵》演出后散场情景

 

第三部分展出的是不属于团队的其他方面资料。有各地剧运资料的总汇,从桂林到重庆、昆明、贵阳、香港、福建、江西、湖北、上海以至遥远的山西,还有苏联和英国的戏剧资料。为了支持西南剧展充实戏剧资料展览的内容,当时苏联驻桂林的塔斯社,还通过苏联驻华大使馆从莫斯科征集到苏联的名导演、名演员的照片和剧照。当时在桂林的一位英国侨民,也特地制作了四座英国莎士比亚时代及现代的舞台模型送交大会展览,在当时是十分难得的。(见《桂林抗战文化史》)

 

西南剧展也有不足之处:如在展览的计划性、剧目反映现实生活的程度、表演方面还存在缺陷。对此欧阳予倩在大会闭幕时对个别剧目脱离现实、迎合小市民心理提出了批评;田汉为此专门写了一篇短文,对剧展工作的缺点作了公开检讨。

 

评价

 

据亲历者回忆,西南剧展集合了我国南方八个省近三十个戏剧团队的上千名戏剧工作者,在为期三个多月的展览演出中,上演了近一百三十台剧目,吸引了十多万群众,使整个桂林城沸腾在激昂的政治情绪中,沉浸在浓厚的艺术气氛里。西南剧展动员之广大、规模之宏伟、声势之威壮,在中国戏剧史上都是前所未有的。它充分显示了经过七年民族自卫战争的烽火锻炼后,神州戏剧兵的思想觉醒和战斗威力。它强烈地、深刻地反映了全中国人民誓与民族敌人血战到底、争取民族解放的高昂激扬的政治情绪。


国画《西南剧展》,余永健、黎小强、吴善贞、陶义美、王刚作

 

老人们说,西南剧展总结了抗战戏剧活动的经验,展示了中国西南地区戏剧运动的成果,促进了戏剧界的团结,增强了坚持抗日的信心,为争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做出了贡献。它是抗日战争末期中国戏剧工作者的一次壮举,在中国现代戏剧发展史上的地位、作用和重要意义,正在日益为人们所认识。

 

为祝贺西南剧展的成功举办,夏衍、阳翰笙、郭沫若、于伶、史东山、宋之的、司徒慧敏、郑君里、李济深、柳亚子等都发来了贺电。茅盾说,西南剧展“是一次在国统区抗日进步演剧的空前大检阅”。《新华日报》发表社论,认为西南剧展是中国戏剧运动历史上的“空前壮举”!

 

美国著名剧评家爱金生,在《纽约时报》写了一篇报道,对西南剧展作了很高的评价。他说:“如此宏大规模的剧展会,有史以来,自古罗马时代曾经举行外,尚属仅见。中国处在极度艰困条件下,而戏剧工作者以百折不挠之努力,为保卫文化,拥护民主而战,迭予法西斯侵略者以打击,厥功至伟。”

 

中国戏剧家协会书记处原书记陈刚说:(西南剧展)“一幕又一幕悲壮的故事,使人叹为绝唱。我想,这大概是空前的,没有先例的。世界各国的戏剧历史上,恐怕都难以找到这样同民族、同人民命运紧密相关的戏剧与戏剧工作者。这就是中国戏剧历史的特点,充满中国的特色,我们为此而感到光荣和骄傲!”

 

田汉在“庆祝西南剧展兼悼剧人殉国者”一诗中写道:“壮绝神州戏剧兵,浩歌声里请长缨。耻随竖子论肥瘦,争与吾民共死生。肝脑几人涂战场,旌旗同日会名城。鸡鸣直似鹃啼苦,只为东方未易明。”

 

1944年欧阳予倩携夫人由桂林转移


西南剧展之后,日军占领湖南衡阳,又经钦州湾登陆占领南宁,从南北两个方向进逼桂林,随之湘桂大撤退开始。欧阳予倩率领愿意留在广西敌后抗战的部分艺术馆馆员,沿漓江东下昭平、八步。田汉,则随着被战争驱赶的人群,经柳州撤向贵阳,在饥饿、疾病和寒冷中徒步前行。但此时他以“此行莫笑无颜色,犹有丹青写史诗”自励,表达出“再为中原一著鞭”抗战到底的决心。

 

桂林穿山公园中田汉、欧阳予倩、徐悲鸿塑像

 

注:抗日战争期间,先后在桂林活动的作家、艺术家和学者主要有郭沫若、茅盾、巴金、夏衍、柳亚子、何香凝、徐悲鸿、田汉、欧阳予倩、熊佛西、艾青、胡愈之、胡风、贺绿汀、范长江、秦牧、王鲁彦、艾芜、丰子恺、陶行知、梁漱溟、马君武、沈志远、雷沛鸿、李四光等。桂林文化城之誉也有得于此。

 

 

主要参考资料:

《纪念“西南剧展”四十周年纪念文集》,纪念西南剧展四十周年座谈会办公室编。

董  健,《田汉传》,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1996年12月版。

魏华龄,《桂林抗战文化史》,漓江出版社,2011年7月版。

欧阳敬如,《我的父亲欧阳予倩》,中国戏剧出版社,2005年7月版。

田  申,《我的父亲田汉》,辽宁人民出版社,2004年2月版。


基金会动态

走近田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