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汉基金会官方网站 登记机关: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业务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
中国田汉基金会 > 走近田汉 > 生活故事

走近田汉

专访《义勇军进行曲》作词者田汉长孙田钢

2011/4/8 1:48:37   来源:   编辑:

田钢,田汉基金会办公室主任,田汉长孙。


田汉长孙田钢接受“中国制造”专访。

网易娱乐:这首歌在建国之前就诞生了。当时田汉是在怎样的情况下写下这首歌的?

田钢:当时是1934年底,田汉决定创作一部电影剧本《风云儿女》,电影需要一个主题歌,是以长城为背景的。关于“长城”这个概念,田汉早就有自己的认识,这不是一个凭空而来的概念,而是历史的积淀。田汉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来表达自己对长城的看法,他认为虽然从飞机上看,长城不过是一个矮墙,但我们现在要反对侵略者,中国人民要团结起来,形成一个真正的铁的铜墙。另外,他在《扬子江暴风雨》里写了一首歌,里面也有“长城”的概念。

歌里面还写到了“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这句歌词跟田汉在日本留学期间看过的一个电影有关,电影讲得是日本一个钟匠在铸一口钟的时候,怎么也铸不好,后来他把自己投到了熔炉中,这口钟竟然奇迹般地铸成了。

田汉写完电影故事之后,在电通影片公司的稿纸背后写了两段歌词,但稿纸不慎被弄湿,夏衍和孙师毅誊写了歌词,将其发表在电通公司的画报上,写完歌词不久就被捕,有传言说是他把歌词是写在香烟纸盒上,但实际上写在香烟纸盒上的,是另一首表明田汉自己的心境的诗。

网易娱乐:当时这首歌就已经在群众中流传了吗?

田钢:由于当时国民党新闻封锁非常严格,所以歌词里不能有抗日的字眼,但这首歌里恰恰没有抗日的字眼,但又激起了大家的激情,这为它的传播提供了有利条件。当时有几个有名的几个传播者,基督教青年会干事刘良模、百代唱片公司音乐部主任任光等。刘良模曾经在上海组织过上万人的演唱会,这首歌甚至还传到了东南亚国家。在40年代,美国著名黑人歌唱家保罗·罗伯逊也在多次在美国以及捷克的世界和平大会上演唱过这首歌。在1945年的时候,联合国要选择一首能够代表中国的歌曲,也选中了这首《义勇军进行曲》。

网易娱乐:我们都知道田汉的正职其实是一个剧作家,那他还有给哪些歌填过词吗?这些歌是不是都流传起来了?

田钢:田汉创作的歌曲,目前已经收集到的,大概有一百多首,已经结集成《田汉词作歌曲集》。有一些歌流传很广,比如由贺绿汀作曲的《四季歌》等,田汉跟聂耳合作过的歌,也有十来首。

网易娱乐:《义勇军进行曲》又是怎样成为国歌的?

田钢:1949年6月,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在北平召开,筹备会议设了六个小组分别进行各项准备工作,其中第六小组负责拟定新中国的国旗、国徽、国歌方案,田汉也是这个小组成员之一。根据档案馆的资料,筹备会共收到有关国歌的稿件700余篇,但是大家对征集到的这些作品都不太满意。在9月初,周恩来、张奚若、马叙伦等人觉得还是应该用《义勇军进行曲》,但有些人不太同意采用这首歌,觉得火药味太浓,田汉当时也谦虚地表示不太合适,后来有人提出修改,但周恩来说:“用原来的歌词才能鼓动情感。修改后,唱起来就不会有中国人民当时那种情感。”后来是毛泽东主席拍板定下。

1949年9月27日,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通过了一个决议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未正式制定前,以《义勇军进行曲》为国歌。外界有些说法是当时把《义勇军进行曲》定为了代国歌,但我的理解是,当时《义勇军进行曲》就已经是国歌了。因为在1982年12月4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决定:恢复《义勇军进行曲》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这里是“恢复”,而不是“重新制定”。


田钢为我们展示由周巍峙整理的《田汉词作歌曲集》。

网易娱乐:田汉本身也是国歌组委会的成员,收集了600多张作品最后又选了自己的一首歌,不会存在这个避嫌的问题吗?

田钢:这属于偶然情况吧,当时谁也没有想到这首歌会被人提出来,在征集国歌时候的时候,有很多人都是提交了自己的作品。但提出这首歌的,恰恰是一些民主人士。田汉自己也觉得很意外、很突然。

网易娱乐:“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这句歌词在当时引起了许多争议,为什么田汉先生也支持郭沫若的观点对其进行修改?

田钢:田汉当时可能也觉得这个歌不太适合新中国成立之后的时代吧。

网易娱乐:在文化大革命时田汉被打成了右派,他作词的歌曲都不能唱了,那国歌怎么办?

田钢: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国歌只是在接待外宾的时候演奏,早些时候,还署有作曲家聂耳的名字,但后来连聂耳的名字也被抹去了。当时电台、电视台就已经开始放《东方红》了,在国内的那些不涉外的大会上,也都是放《东方红》。

网易娱乐:《东方红》在这段时间事实上成为了“代国歌”,这是由官方制定的,还是民众自发地在集会上演唱,最后被默认的了?

田钢:这点我不太清楚,可能是文革小组有类似的决定吧。


田汉长孙田钢接受“中国制造”专访。

网易娱乐:1978年的时候因为左倾思想的影响,认为旧的国歌歌词不能反映时代了,因此给这首歌配了一个新的歌词。在1979年建国三十周年的纪念邮票,上面的《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版本已经是另外的那个了,写着“前进!各民族英雄的人民!伟大的共产党领导我们继续长征。”当时民众对这个改变普遍反映是怎么样的,大家接受吗?

田钢:我问过周围的一些朋友,他们都觉得新的歌词不怎么样,当时的学校、机关也组织过传唱活动,但还是没有传唱起来,毕竟这个修改过的歌词完全是应时的东西。我自己也是反对修改歌词的。

网易娱乐:后来田汉在1979年得到了平反,但为什么田汉版本的国歌歌词还要等到1982年才恢复?

田钢:拨乱反正,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有些左的思潮,一直到现在还没有肃清。就在田汉平反前的半年,汪东兴还在三中全会上坚持认为田汉是叛徒不应该被平反。

(采访:网易娱乐特约记者 马加 / 摄影 小樱)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


基金会动态

走近田汉